当前位置: 主页 > 平心在线APP下载 > 当香港成为留学“退路”

当香港成为留学“退路”

时间:2020-08-12 14:26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平心在线官网,平心在线代理、开户电话:15113188838(微信同号)】
“南安问我要不要去学会计???”6月15日,吴星洁按下朋友圈的发送键时,加上了愤怒的表情。在收到新邮件之前,他已经被南安普顿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知识与信息系统管理专业录取。
 
英国应对新冠病毒时所推崇的“群体免疫”令人担忧,美国新增病例人数持续攀升,高校财政紧缩,加之留学政策和国际关系复杂多变,老牌留学目的地危机四伏。不同于本科阶段出国留学的长久规划和刚需,硕博阶段更加灵活,计划打乱后不少学生选择“间隔年(Gap year)”或随疫情态势保持观望。
 
而彼时的香港高校似乎看到了绝佳的招生机会,疯狂抄底。香港大学的博士招生计划甚至写明:“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候选人,持有顶尖大学2020-21学年的录取通知书,请提交(相关)材料给香港大学,我们将进行奖学金(Presidential PhD Scholarship)初步甄选。”
 
博士项目之外,香港各大高校的硕士专业也开启了补录通道,吴星洁随即转向香港城市大学的信息系统管理学,“从递交申请到正式拿到offer仅隔了一天。”他说。
 
香港被很多与吴星洁有着相似经历学生视为留学备选地。但自7月下旬开始,连续12日新增破百的压力之下,港校纷纷发布通知,秋季学期线上授课。8月5日晚间,广东再次收紧香港入境限制,留学“无路可退”,租房计划打乱,学成归来落户一线城市还能否实现?
 
这一切都因为香港新一轮疫情变得扑朔迷离。
 
难以逃脱的网课命运
 
在收到南安普顿大学询问转专业意向邮件的十天前,吴星洁已经向香港城市大学递交了申请材料。
 
“南安的邮件是分批发的,当时群里有人说我申请的这个专业人少,可能会取消开课。我一下就慌了。”吴星洁回忆起当时的心情:“然后我就想着申一个港城试试吧,算是一条退路,没想到就成功了。”
 
“那时候觉得,香港至少有线下开学的希望,英美是不太可能了。”吴星洁说。出于疫情防控,北京高校一直没有线下开学,经历云毕业的吴星洁怎么也没想到香港的情况会在7月下旬急转直下,网课命运难逃,毫无撤退可言。
 
据深圳特区报报道,香港7月8日新增了5宗源头不明的本地感染病例,新一轮疫情中,多名患者为学生、家长或学校教职员工的亲属,导致香港至少有12所中小学紧急停课,民众担忧疫情将在学校广泛传播,呼吁政府安排全面停课。
 
7月22日,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宣布陆澳台入境检疫再次延长一个月,至9月7日。港校纷纷采取措施,发布秋季学期相关的课程安排,基本采取大面积网课和小范围线下面授。
 
7月24日,Dove收到香港中文大学的邮件通知,她选择的社会工作专业秋季学期全部转至线上。“我和很多同学都计划疫情好转之后就过关。”Dove告诉芥末堆,即使上网课,她也想去香港。毕竟一年时间很短,如果明年春季有望线下开学,“只有一个学期在港的话,留学体验会差很多。我想多接触学校自习室和图书馆这类的资源。”
 
担忧的同时,Dove仍然保持乐观,“这几天新增(病例)终于下百了,希望在粉签入境日期截止之前,我能顺利过关...”Dove提到的“粉签”,是由香港入境事务处签发并通过学校寄出的Visa Label(签证标签页),对学生赴港读书首次入境香港的时间作出要求,逾期需要通过学校重新办理。而香港这次疫情暴发时,许多学生的“粉签”没来得及寄出。“学校说由于疫情没有邮寄的粉签都暂时不会再发给学生了。”Dove说,这意味着,没有拿到Visa Label的学生,只有在内地上网课这一种选择。
 
网课背后的留学担忧
 
此前欧美疫情和留学政策不明朗时,“网络授课形式下,是否还值得花高昂学费留学”成为各大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高价函授”“夜校苦读”这类戏称也成为留学生之间苦不堪言之外的玩笑。
 
而香港彼时的疫情防控相对有力,转申香港的留学生不在少数。但当“无路可退”时,更多的“麻烦事”开始浮现。
 
原本已经找好房子的Dove无奈之下只能和房东协商修改租约,延迟起租。“本来打算8月15号开始,现在沟通下来房东其实有点不想晚起租,如果不行的话我可能就不租了,等到确定了去香港的时间再做打算。”
 
留学生推迟赴港,让香港的房产中介发了愁。往年3、4月就开始租房的热潮,在疫情之下并未如期到来。因为担心安全而退租并支付违约金的学生也大有人在。芥末堆观察到,香港当地一家主要服务留学生群体的房屋中介,直到现在仍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房源,而往年旺角、西营盘等热门地区几乎在7月中旬就全部订出。
 
吴星洁已经放弃了现在租房的想法,他暂时还未拿到“粉签”。“我想过要推迟一年,先工作再上学,可是香港的这个offer不能推迟入学。”虽然担心在线授课的质量和课下协作的反馈时效,但他更看重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如果先工作一年,之后研究生毕业再找工作也不算应届了。”他说。
 
此外,一线城市之外的学生,除了考虑应届生身份,还有落户问题。Dove初步计划毕业后回家乡考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编制,“但一年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如果遇到了其它合适的工作,我也会去尝试。”Dove告诉芥末堆,由于一线城市落户对境外留学天数有严格的要求,例如北京是360天,“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凑满,应该不会考虑。”她说。
 
加之近年来不断有关于留学生境外学历要求认证的“民间说法”——在境外的时长需要占全部学年的70%。不过,目前尚未出台相关规定时间比例的官方文件。
 
今年4月,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已对留学人员关心的毕业后学位认证问题作出通知,文中提到:“受疫情防控影响,留学人员无法按时返校而选择通过在线方式修读部分课程,以及因此导致的其境外停留时间不符合学制要求的情况,不作为影响其获得学位学历认证结果的因素。”但对于非京籍留学人员落户北京的时间要求,芥末堆询问留学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表示暂未接到调整通知。
 
留学香港:是“良选”还是“退路”?
 
由于复杂的政治和社会因素,近年来香港的留学市场一度被外界唱衰。可这是现实还是表象?
 
与吴星洁不同,香港是Dove的第一选择,她看重的是地理位置和文化优势。“对我而言只是换了一个城市的区别,语言文字和人们的面孔都没有发生变化,我不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适应新环境。同时,相比内地,香港的教育资源更能培养学生国际化的视野,是我理想的深造之地。”加之香港高校的QS排名近几年不断提升,也是她考虑留学香港的重要因素。
 
随着留学大众化趋势的持续深入,亚洲国家和地区以其相近的文化环境、低廉的留学费用、高含金量的文凭等因素,吸引力不断提升。
 
然而申请前夕,香港发生动乱,Dove考虑过安全问题,也曾产生过一丝犹豫。“但我想入学是在一年后,而且政府肯定会针对香港问题有一些举措,所以我还是坚持了。”
 
新东方前途出国副总裁、新东方欧亚教育总经理俞仲秋曾告诉芥末堆,“香港在所谓的修例风波之前,留学势头是非常好的。”他观察到,香港高校数量有限,研究生申请对于以托福、雅思等语言成绩的要求逐年提高。“但是最近受此(风波)影响,申请的学生数量减少,(学校)标准还降了一些。”
 
今年6月发布的2021 QS世界排名中,亚洲国家和地区有26所学校跻身前100名,是有史以来入选最多的一年。其中,香港大学22位,香港科技大学27位,香港中文大学43位,香港城市大学48位,香港理工大学75位。
 
俞仲秋对香港留学的未来抱有有信心,原因便在于港校的强劲实力。“香港高校大部分在全亚洲甚至世界都是顶尖大学。只要科研力量还在的话,我相信香港的形势未来会趋于稳定,并且向好。”
 
显然,香港本身具备的留学吸引力犹在,但当其披上一层“疫情+社会形势”的外衣,学生需要考量的因素增多之时,一切都变得难以确定。唯一让人庆幸的是,单从学术方面来看,香港还是香港。

本文由:admin,原创!欢迎分享及转载请保留出处,谢谢!  http://yuntu168.com/2/153.html